章节目录 第十章,交底

????“不说我了,估计我们所有常委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先不说那些个大大小小的部委衙门,甚至连上头都打来电话关心这件事情,我也有点纳闷,怎么我们晋东出了点事,就这么快传遍了天下。”

????张富强心里实在是太郁闷了,任谁当一把手也不希望自己会以这种事情而出名,这下可真是臭名远扬了,虽然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但当初王鑫却是把闺女亲自交给自己的,现在却除了这档子事情,简直就是和打自己脸没有什么区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一听这么多人都插手了,王鑫就想象得出,张富强这里都这么多少人,那么郑羲业和其他人的电话也估计不会少接。到现在王鑫这个当事人都有些看不明白了,按理说自己这个财政部长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和号召力啊。

????“估计明天就水落石出了,不说了,总算是给你个交代了,我去眯上一会,明天我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善后呢!”两个常委不是说拿下就拿下,后面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之所以没有来得及考虑善后就作出决定,主要是大家承受各方面的压力太大,如果不快刀斩乱麻的话,谁知道明天会闹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两人猜破脑袋,也不会想象出来,这一场令晋东常委焦头烂额的风暴,不过是一群少爷小姐们的荒唐行为。把所有势力都凝成一个声音,是肯定无法办到的事情,但那些架不住自家少爷公主们纠缠的大佬们,一个个电话打过来关注这件事情之后,虽然不是统一发出声音,但也架不住量多啊。

????一个人问的话,顶多就是让人在意一下,但是当第二个、第三个……打量的电话蜂拥而至的时候,那么是个正常人都快忍不住崩溃了,暴风袭来的之后,就只会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把事情做个了解吧,否则还让人活不?当事人王鑫想不明白,晋东的那些大吏们想不明白,甚至是那些个打电话的人也没有想到。

????都是各自打各自的电话,谁都没有想到还有被人会关注此事,也想不到会有着这么多人不约而同地关心此事。因为一群无聊的人的一时兴起,引来了一场一股接着一股的狂风,最后将晋东班子给摧残地体无完肤,不得不说,某些人虽然整天做些无聊的事情,可是一旦认真来,还真是具有难以想象的威力。

????“你确定?”当林笑天从万有彬的嘴里得出了最终的消息之后,不太礼貌的再次确认了一句。

????“确定,以及肯定,你的一扔将两位省委常委拉下了马。”一脸灿烂的万有彬丝毫没有在意林笑天的失礼,当初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比林笑天不堪多了,毕竟是两位省委常委啊,那可不是什么县长县委书记之类的七品官,基本上都快赶上古时的巡抚了。

????“看来这次那帮家伙还真是铆足了力气。”心中惊讶的林笑天,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傅程霖的话,到现在他才相信傅程霖的话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拉两位省委常委下马并不是什么最为关键的事情,而是一夜之间就有了结果,可想而知,晋东的领导班子所受的压力是多么的巨大。

网上356bet ????受到这个消息的影响,林笑天也开始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去认识那些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公子哥们背后所隐藏的巨大能量。以往他总是对于所谓的tj们嗤之以鼻,总以为那不过是纨绔的胡闹而已,但现在当这股巨大的洪流清晰的展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林笑天才感觉到自己那剧烈加速的心跳,同时也清楚了一个事实:纨绔也是需要资本的!

????陷入到震惊之中的林笑天,甚至都还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本身也是这股洪流中的其中之一,而且已经隐隐有了成为最耀眼,最核心的少数之一。

????“那现在应该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吧,我们能不能走?”眼看着时间都到了十点多了,估计自己等人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林笑天不由心急着赶回单位,毕竟等到十五一过之后,一切工作就要走上正规,科室那一摊子还得他操心。

????“不留下来吃顿便饭?”能这么让万有彬放低姿态对待的,也就林笑天这个怪异的存在了。现在万有彬都有些头疼该怎么把握他和林笑天之间的关系,**林笑天绝对没有和他对话的资格,但奈何架不住人家背景厚啊,省委常委都轻轻松松拉下马,万有彬那还有什么保持矜持的资格,并且两人还有一层师兄弟的关系。

????“不了,再吃下去还不知道会出点什么事情呢!”对于吃饭这种事情,林笑天确实有些发憷,和周涛的两次冲突,王玉梅的出事,哪次不是都发生在吃饭的时候,林笑天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和饭局相冲,否则怎么老是有麻烦找上自己。

????“行,那我就不留你们了!”看着林笑天郁闷的表情,万有彬心里也有些发毛,还是让这尊大神赶紧离开的好,要是现在真的再出个什么事情,那自己可真的干脆自己跳楼算了。

????因为有高峰在,林笑天就少了开车的烦恼,但在上车的时候,见识到了林笑天发怒时的威势,柳佳竟然自动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看着这个傻眼的结果,林笑天只能硬着头皮坐到了王玉梅的身边,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到没有距离的地步,但在人前还是要注意点影响的。

????“老弟在哪呢?”当四人快进入河西城区的时候,景三虎的电话打了过来。因为昨天操心王玉梅的情况,离开碧浪之后,林笑天的手机就关了一段时间,直到帮王玉梅解了药之后,才开了手机。

????等到和傅程霖通完话之后,林笑天再次将手机关闭,所以一直联系不上林笑天的景三虎,直到现在才拨通了电话。

????“刚刚进入县城,书记大人有什么吩咐?”听到景三虎的声音,林笑天的心中也是一动,现在和王玉梅的关系全面解冻,某些事情还是需要和景三虎打个招呼为好,否则要是再出现什么乌龙事件,到时候可真哭笑不得了。

????“快到吃饭时间了,看看老弟有没有空,到我家喝上两盅怎么样?”听着景三虎毫无诚意的邀请,林笑天心中不由一笑,我们的县太爷大人终于忍不住了么,也算不错了,从昨天晚上都忍到现在了,就差点憋出胆结石来了。

????“好,我是去办公室还是直接去你府上啊?”看了一旁的王玉梅一眼,正好自己也要和景三虎说道说道,借这个机会一切都说明白好了。

????“快下班了,等会你直接去家里吧,来得时候记得带两瓶好酒啊,整个河西也就你哪里能掏出点好东西来,呵呵,又有口服了!”

????听着景三虎那无赖的声音,林笑天就有些苦笑,以前还觉得这个人瞒严肃的,谁知道熟了之后,才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真是应了那句话,随便起来不是人啊!当下没好气的说道:“感情你就惦记我那两瓶酒啊,好吧,我给你带过去好了,一个县太爷也真不顾点颜面,搁我这个升斗小民这里扣东西!”

????对于林笑天的埋怨,景三虎毫无愧色的嘿嘿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将手机塞进了口袋之后,林笑天才扭过头对着王玉梅轻声说道:“我现在去帮你谈判去,下不为例啊,要是你在犯浑的话,我自己回北京,把你一个人扔这。”

????瞅了前面一眼,趁着高峰和柳佳都没有没注意的时候,王玉梅轻轻的抓住林笑天的手,一脸惨兮兮的哀求起来:“大老爷,小女子再也不敢了!”

????看着说完话之后,像是一个受惊的兔子一般抽离了手的王玉梅,林笑天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谁知道一切竟然能发生成现在这个样子,命运这东西还真他**的让人难以琢磨。

????当林笑天收拾一番,拎着两瓶特供茅台走进景三虎家里的时候,一脸热情笑容的方玉,早就摆满了一大桌子的菜。对于方玉这个有些小势利的女人,林笑天心里不怎么喜欢,也不知道景三虎怎么就能找这么一个媳妇。

????姜丰年在位的时候,方玉可是马姐长马姐短地和马晓红好似一个人一般,但姜丰年下台之后,立即就摆出了书记夫人的嘴脸,对一些常委的家属甚至都是爱理不理的。林笑天认为一个领导,起码得有廖东南老伴白凤那样的性情,不求能添一臂之力,但绝对不能增加麻烦。

????不过别人的家事林笑天也不想搀和,和景三虎只是合作的关系,并非是生死相交的那种,林笑天脸上带着笑容,客气的应付了两句,就把手上的酒递给了走过来的景三虎。

????虽然知道有些事情事后景三虎肯定会给方玉透风,但林笑天却不想从自己嘴里让她知道些什么,也算是有些掩耳盗铃吧。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景三虎几次想从林笑天嘴里掏点东西出来,都被林笑天给岔了过去。

????看着方玉在哪里收拾餐桌,林笑天这才对着景三虎说道:“来了几次了,都还没有参观老哥的书房是个什么样子,怎么样,带我开开眼界?”

????听到林笑天的话,景三虎就明白过来,原来人家想避开自己老婆,对于老婆那张大嘴巴,景三虎岂会不清楚,一边赞叹林笑天谨慎,一边又充满苦涩的说道:“开什么眼界,还不就是充充门面,大部分买回来翻都没有翻过,正好今天你这个高材生来了,我们交流交流。”

????“老哥也别怪我小心,有些事实在是不宜让太多人知道!”和景三虎还不知道要相处多长时间,更何况两人现在处于同一阵营,林笑天也不想让两人之间出现个什么疙瘩,在随景三虎上楼梯的时候,就随口说了一句。

????关上书房的门之后,景三虎露出一丝苦笑:“老弟也别给我擦粉了,我家那婆娘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没办法,一起风风雨雨都这么多年了,难道我还真换一个不成,再说跟着我她也没有想几天的福,到是吃了不少的苦。”

????听到景三虎的话,林笑天不由心中万分诧异,其他的不说,光凭景三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证明这个人还是非常值得一交的,虽说不弃糟糠之妻,但古往今来,一步登天之后,又有多少人还能记得当初的“两小无嫌猜”?

????人们总是说某某官员“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但是对于那些“家中红旗长换,外面藏娇经年”的巨富们,却没有多少谴责,这或许就是道德观与时俱进的体现,难道身份的不同,道德的标准也不同?那干脆不要提什么道德了,反正打官司都没有个准绳。

????“没想到老哥还是一个专情的人,真没看出来!”对于景三虎能有这种观念,林笑天到确实感到有些佩服,起码自己是无法做到了。

????“你就别讽刺我了,那些场面上的应付,我又不是没有过,不过也不是我自夸,付出感情的还真就我家这个大嘴巴一个。”听到景三虎竟然毫不忌讳地称自己老婆是大嘴巴,林笑天也不由感到有些好笑,这两口子的相处方式,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婚姻就像脚上的鞋,只有自己知道舒不舒服,看来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将丁明和冯武杰从楼上扔出来了,有些人还说是老弟你,想问问你呢,手机却关机了,当时差点没把我急死。后来想想也不太可能,看到形式严峻,我们就先撤了,你昨天到底有什么事情,急到都没空打个招呼?”看着景三虎脸上关心的神情不像作伪,林笑天的内心也小小感动一把。

????虽然最后景三虎没有留在香河等自己,但林笑天也能理解,毕竟那种场合景三虎是不适合呆在那里,更何况他即使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虽然省里肯定会封锁消息,但日后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所以林笑天也没打算瞒景三虎,就点了点头承认道:“那个人就是我,但具体什么事情,因为涉及到别人的**,我到不方便对老哥说。”

????看到林笑天没有看玩笑的意思,景三虎当即就石化般愣在哪里,晕晕乎乎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说老弟,这……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

????“没必要瞒老哥你,确实是我,不过我占着理,现在已经没有多大事情了。”没想到自己说实话,景三虎反倒不相信了,林笑天不由感到有些好笑。

????也难怪景三虎有些接受不了,对于他一个苦苦爬到现在,还是在林笑天帮助下登上县委书记的芝麻官来说,省委常委绝对是一个天一样的存在,而现在林笑天竟然将一个市组织部长的小舅子和一个省委常委的儿子给从楼上扔了下去,还完好无损地坐在自己对面,别说景三虎了,估计任何不知道林笑天底细的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不是开玩笑?”瞪着一双眼睛,虽然心里有些已经相信,但景三虎觉得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就再次确认地追问了一句。

????“确定,以及肯定!”听到林笑天那毫不犹豫的口气,景三虎才愣愣地坐在哪里,这件事情的冲击实在太大,他需要一个缓冲接受的过程。

????“你……”好半天景三虎才仿佛睡梦中醒来一般,刚张口问了一句,就想到林笑天之前的话,就强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再问下去。

????看到景三虎那憋屈的样子,正好林笑天接下来的话和这个事情还有些联系,就含糊的透露了一句:“那两个混蛋想打王县长的注意,结果就被我一时气愤给扔下去了。”

????“你和王县长不是……”说了半句景三虎又硬生生地把话给咽了下去,他也清楚某些事情该问某些事情不该问,虽然有些疑惑本来和王玉梅关系将到冰点的林笑天,又怎么突然会为王玉梅去做这么荒唐的事情。

????他不敢问,林笑天却想说,当即就又向景三虎扔出一个炸弹来,差点把景三虎给直接炸晕过去了:“虽然之前闹了点矛盾,但毕竟两家的长辈都是世交,遇到那种事情我不好袖手不管,对了,王县长的父亲是财政部部长王鑫。

????“……”张了张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地景三虎,痴呆着表情机械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看着有些晕过去迹象的景三虎,林笑天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再说一遍的话,景三虎真的有可能会晕倒,就刻意地停顿了半天,给景三虎留下一个脑筋回弯的时间,这才慢慢地说道:“我说王玉梅的父亲是王鑫,现任财政部长。”

????“天……我的老天呐!”双眼翻了翻,好在景三虎的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没有晕过去,但气息却忽然急促起来,夹着烟的手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他相信这种事情林笑天是不会和他开玩笑的,以前自己一直打压的对头,竟然是财政部长的女儿,难道老天嫌自己好事做得少,特意来给自己挖坑的不成。

????不混体制的,可能听到身边某个熟人是某个部长的子女之后,未必会有什么大的反应,估计也就惊讶一番,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毕竟那些人离自己太过遥远,没有什么概念。但如果是在体制内混的话,那么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比景三虎更加的不堪,尤其是他以前还一直都充当着王玉梅死对头的角色。

????“我……我说……老弟,你……你怎么不早说啊!”适应了半天,一脸焦急的景三虎,差点都没有急得哭出来,沮丧的面孔向着林笑天埋怨起来。如果让王鑫知道自己以前打压过他的女儿,别说河西了,香河甚至是晋东省的财政拨付,恐怕都得费一番功夫不可。这简直是,自己无意间把天捅了个窟窿啊。

????“行了,老哥别在哪里胡乱猜疑了,既然之前我敢让你坐上这个位置,我就能保证你不受什么报复,更何况即使王部长找人算账,也是我在前面,轮也轮不到你头上。”没有办法,林笑天只好安慰景三虎起来,否则的话,估计下次和王玉梅见面,恐怕景三虎都会躲着走了。

????“那老弟的家世肯定也不简单吧?”看着景三虎刚脱离危险,就向着自己试探起来,林笑天也不知道该说他胆小还是胆大的好。

????“我家就是普通老百姓,不过我义父和王部长关系不错!”为了让景三虎安下心来,林笑天不得不透漏*点东西给他,否则恐怕这个县委书记整天都会在恐惧中度过,根本没有什么工作的心思了。

????“闹了半天,咱们河西竟然窝着两尊大神啊,有眼不识泰山了,惭愧,惭愧啊。万市长是不是知道你的事情?”现在景三虎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林笑天去市里转了一圈,就把万有彬这个二把手给搞定了,原来人家的背景通天啊。

????“万市长清楚一些。”这个时候说万有彬不知道的话,恐怕景三虎也不相信,又不想透露太多,林笑天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

????“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之后,景三虎那剧烈跳动的心才慢慢平稳下来,看着丝毫莪米有**那种纨绔习气的林笑天,景三虎苦笑起来:“老弟你可真是差点把我吓死啊,我到现在还有些发懵呢。”

????“好了,老哥,我之所以给你说这些,只是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你能和王玉梅和平共处,别再闹出什么乌龙出来,毕竟大家都是自己人,她那边我也会通气的,我想只要你们两个配合的好了,其他人是翻不出水花来的。”

????直到这个时候,林笑天才透露了一点自己的目的出来,如果要想实现自己的计划,那么必须要有一个稳定和谐的局面。否则整天光陷入到争斗中,那还有时间去干别的事情。

????“以前那是无知,现在知道了,我哪里敢有那个念头啊!”沮丧着一张脸的景三虎,忽然感觉到,自己刚刚坐稳的县委书记宝座,也没有了想象中的那么舒服,反倒成了一个火山口一般,瞬间他竟然生出了羡慕已经下台的姜丰年的心思。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