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365bet网络足球赌博_365bet手机版_亚洲365bet比分 > 市委书记的乘龙快婿

章节目录 第936章 大结局(3)

????河边雾气多,早上的雾到现在还没散去,整个别墅群都笼罩在一片浓浓的烟雾中。()

????黄珊的心头不仅仅笼罩着烟雾,还压着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高寒临走前来向她告别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

????今天早上,高寒曾经把她叫到河边,礼貌地告诉她说:“我要到省城去工作了,来向你告个别。”黄珊没好气地说:“只怕又是去做上门女婿吧。”

????高寒也没计较,随口说道:“随你怎么说。”黄珊以讥讽的口吻挖苦高寒说:“脸皮厚,吃个够,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你就是一根贱骨头,刘燕妮更是个贱货,她找了一个比她还贱的人,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放心去吧,我会把原野养大的,顺便告诉你,我打算给孩子改姓了,就叫黄原野吧。”

????高寒知道黄珊在气他,就笑笑说:“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经常回来看原野的。”

????黄珊本想最后再努力一次,用原野留住高寒的心,可一看到高寒无所谓的态度,黄珊彻底失望了……

????今天中午,蒋丽莎把从外面带回来的饭菜装进了盘子里,朝在餐厅里喊道:“开饭啦!”

????黄江河从卧室里出来来到餐厅,低声地对蒋丽莎说:“高寒今天刚走,黄珊的心里正烦着呢,你这样大吵大闹的,当心她找你的茬。”

????蒋丽莎笑笑,说:“找我的茬顶什么用?她就该到省城去找高寒的茬,找刘燕妮的茬,要是我呀,我就和他一起走,他去哪儿,我就带着孩子去哪儿,看看刘燕妮和高寒能把她怎么样,自己没本事,只会在家里生气,简直就是无能。人善被人欺,窝囊到了极点。”

????黄江河对蒋丽莎的言论不屑一顾,瞪了她一眼,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着你人模人样的,其实长了个猪脑子,事情要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用你出主意,我自然会安排。”

????蒋丽莎递一双筷子给黄江河,说:“正因为你们顾虑太多,所以才在无形中给刘燕妮壮了胆,这事要是放在我身上,大不了鱼死网破,还顾得了这么多。”

????黄珊听到蒋丽莎的喊声,早已从卧室出来,蒋丽莎和黄江河对话时,她就站在餐厅门口,听到了两人抬上了,就走进来说:“蒋阿姨,爸爸说的有道理,你就别和他争论了。”

????“什么狗屁道理,阿姨给你出个主意,高寒不是想攀高枝儿么,你给他来个釜底抽薪,要么到法院告他和刘燕妮非法同居,要么直接跟到省城,去找来斌书记,叫他这个省委书记评评理,问问他为什么要自己的女儿勾引别人的老公。”

????蒋丽莎不服气地说。

????黄珊坐到了黄江河身边,拿起筷子加了一一块糟鱼放到嘴里,咀嚼了两下,惨然地一笑,说:“味道不错,可惜不是新鲜的。蒋阿姨,这种道理不要你说我也懂,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这这样做了,来斌书记能饶得了爸爸?换句话说,即使来斌书记不偏向自己的女儿,要刘燕妮对高寒放手,我还能接纳高寒么?不会了,我后半辈子就是独身,也不会再让他回到我的身边。今天他走的时候把我喊到河边,我已经对他说了,原野的要改姓,从今以后,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黄珊还想说下去,可不由哽咽起来。蒋丽莎赶快给黄珊递了一张餐巾纸过去,安慰她说:“黄珊,我刚才说的也是气话,你说得对,就是高寒想重新回来,咱们也未必会让他进这个家门,等阿姨抽空给好好打听一下,有合适的给你再找一个,咱一个大活人,还能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吃饭,江河,你去拿点酒来,咱们一家三口好好喝一点。”

????黄江河坐着没动,他没心思喝酒。黄珊站起来走出餐厅,拿来一瓶红酒,坐下后对蒋丽莎说:“阿姨,以后你要想喝酒,咱们就在家里喝。”说着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脖子喝了进去,把酒杯放在桌子上,说:“味道不错,酒是粮**,越喝越年轻,高寒走了,可酒还在,我的儿子黄原野还在,走了个王八,河里照样有甲鱼。”

????说着又倒了一杯,一扬脖子又喝了进去。

????黄江河瞪了蒋丽莎一眼,说:“都是你多事,她心里烦着呢,你提议喝什么酒。”经黄江河这么一提醒,蒋丽莎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想把酒拿过去,黄珊一把夺过酒瓶,说:“没事,千金难买一醉,我今天就醉一回给们看看,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酒量。”

????黄珊抓过瓶子,把瓶嘴对着嘴,咕咚咚就是几口。

????饭没吃成,但黄珊却喝醉了。她喝醉后先跑出餐厅,又跑出别墅,向河边跑去。蒋丽莎和黄江河跟在后面,一边喊着黄珊的名字,一边说:“黄珊,你慢点,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千万别想不开。”

????黄珊回头笑笑,说:“没事,我没那么傻,才不会跳河呢,别人都想活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寻死觅活呀。”

????黄珊站在河边。河水早过了汛期,但依然流水哗哗。黄珊借着酒兴,背诵了苏轼的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背到“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时,不禁潸然泪下,泪流满面。黄江河看到黄珊如此伤心,想起这个失去母亲的女儿,也唏嘘不已。蒋丽莎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餐巾纸替黄珊擦了眼泪,说:“珊儿,天下好男人无数,你何必要在一棵歪脖子上吊死。”

????黄珊望着滔滔河水,无限感慨地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蒋丽莎不知黄珊为什么会出此言,就问黄江河。黄江河幽然地说:“她的心中还惦记着高寒。”

????蒋丽莎点头,不再啃声。黄珊突然大笑一声,说:“爸爸,阿姨,我想出国。”

????黄江河突然一愣,说:“你出国了我怎么办?”

????“蒋阿姨比你年轻,她会照顾你的。”

????“你蒋阿姨老了怎么办?”

????“他儿子在美国,会回来的。该去的总会去的,该来的也会来的。”

????蒋丽莎倒是满不在乎地说:“珊儿,这是个好主意,只要你下定决心,阿姨我支持你,我过两天就给你办出国手续。钱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和你爸爸都能负担得起。”

????黄江河知道,只有黄珊暂时离开这片土地,在外开了眼界,才能淡忘和高寒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月后,高寒驾车回来了。

????在别墅里,黄江河接待了高寒。按照黄江河的性格,即使不把高寒痛打一顿,也会骂他个狗血喷头,可黄江河什么没做,他只是冷淡地接待了他的昔日的乘龙快婿。因为高寒现在已经是省委的办公室主任,如果得罪了高寒,他随便给自己穿个小鞋,自己就会疼得不会走路。

????官位,永远高于一切。

????高寒要见黄珊,黄江河说站起来走到卧室,拿来一封信交给了高寒。高寒看看打开看看,除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还有黄珊留给高寒的一份亲笔信。

????黄珊在信中写道,这辈子能遇到高寒,是她的侥幸,她会永远记得两人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在信的末尾,黄珊说,如果还有来世,并且也知道还有今天,她也会义无反顾地再和高寒走到一起。

????高寒看完信,泪水已经挂满了脸颊。他站起来对着黄江河深深地鞠了一躬,说了声对不起。黄江河给高寒摆摆手,高寒走出了客厅,无精打采地走出了别墅。

????黄江河接待高寒时,蒋丽莎一直躲在卧室没出来。作为黄珊的后妈和高寒的后丈母娘,她处心积虑向高寒伸出了贪欲的小手,从而把高寒拉到了自己的肚皮上。她以为,只要一直和黄珊住在一起,就能把高寒这位年轻的潇洒美后生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掌心中,要他随时为自己提供服务。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如今,高寒和黄珊要离婚了,要离开这个家,蒋丽莎对高寒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她怕当着黄江河的面见到高寒后不由自主地说出不得体的话,从而露出蛛丝马迹,引起黄江河的怀疑。

????高寒离开别墅后,蒋丽莎才从卧室里出来。看着垂头丧气的黄江河,蒋丽莎安慰道:“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走了就走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黄江河恼怒地看了蒋丽莎一眼,说:“你说的全是混账话,高寒是我的女婿,不是普通的朋友,怎么能用这句话来概括。”

????蒋丽莎也知道说错了话,赶快向黄江河赔不是,说:“我也是为了安慰你才这样说的。如果你实在放不下高寒,我现在就去追高寒,看他能不能回心转意,毕竟他和黄珊还没办理离婚手续。”

????黄江河知道蒋丽莎在吹牛,也想自己清净一下,讨厌她一直唠叨,就对蒋丽莎挥挥手,说:“你爱到哪儿到哪儿,爱说什么说什么。”

????蒋丽莎得到黄江河模棱两可的话,到卧室拿了坤包出来,走到门口时回头对黄江河笑笑,说:“死马当活马医吧,也许我还能成为这个家的功臣。”

????高寒心情也不好。毫不夸张的地说,刘燕妮和黄珊相比,确实比黄珊风情万种,但同时也比黄珊诡诈得多。他原先并没有打算和黄珊离婚,因为刘燕妮曾经许诺过,她只想占有高寒的一半,而不是全部。现在倒好,刘燕妮替高寒生了个刘皋,就改变了初衷,违背了当初的誓言,胁迫高寒和黄珊离婚,高寒如果强烈反对,别说刘燕妮,就连来斌也不会放过他。

????省委书记的女人,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被人唾弃的小三。

????车子慢慢行驶在通向省城的公路上。道路宽敞,可以开得很快,但高寒的心情赌赛得慌,车子也就快不起来。

????一辆红色的跑车超过了高寒的车子,转向灯闪烁着,开始靠边停下,挡住了高寒车子的去路。高寒疑惑着,又放慢了车速。一个女人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不停地给高寒招手。高寒一下子就认出来,开着红色跑车的女人是蒋丽莎。

????在蒋丽莎的邀请下,高寒和她一起沿着马路慢慢地走着。蒋丽莎今天穿了高跟鞋子,走路上不停地发出有节奏的声响,这声响很悠闲,很自由,很惬意。

????两人一直走到桥上,上了台阶后,蒋丽莎先停下来,倚着栏杆把目光投向远方。高寒站在蒋丽莎一侧,背对着栏杆,双手也搭在栏杆上。

????“就这样走了?”蒋丽莎轻声地问道。她语调深沉,尽量营造出情人分手时的氛围。

????高寒无奈地笑笑,说:“我的脚长在我的腿上,可我的路已经由不得我自己选择了。”

????“我知道,有人给你画好了地图,标好了路线,你也是迫不得已。”蒋丽莎顺着高寒的意思,淡淡地说。仿佛,全世界就她一个人能理解高寒似的。高寒突然转过身来,说:“你回去后告诉黄书记,就说我这样做实在是迫不得已,如有一丝余地,我也不愿和黄珊离婚。”

????蒋丽莎的右手慢慢地朝高寒的手移动着,直到掌心覆盖到高寒的手上,她看着高寒的眼睛,说:“难道就没有就不能曲线救国。”

????高寒摇摇头,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蒋丽莎问道:“从某种程度上说,你是不是承认被刘燕妮耍了。”

????高寒点点头。

????蒋丽莎微笑着,一脸的得意,又问道:“如果有个主意,要你两全其美,你愿意么?”

????高寒再点头。

????得到高寒的许可,蒋丽莎兴奋地说:“如果你相信我,我给你办理一套假离婚手续,这样你就能应付刘燕妮。”

????“这不是在欺骗她么?”

????“是她先欺骗了你。”

????“可来斌书记要是知道了,我怎么办?”

????“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等你功成名就时,来斌已经不是现在的来斌了。”

????聪明人听话,一点就透,根本不需要更多的点拨。高寒从口袋里掏出黄珊起草的离婚协议,放在手里看了半天,最终似乎下定了很大决心,很快把它撕成了碎片,扔到了河里。

????纸片飘落,像白色的花朵,先后落到了河面上,有的沉入了河底,有的飘在河面,顺着流水一直往前,也许要流到东海。

????看着逐渐被水淹没的纸片,高寒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蒋丽莎握紧了高寒的手,问道:“我都让你两全其美了,你为什么还要伤心呢?”

????高寒喃喃自语道:“我还能见到黄珊么,我还能见到我的儿子么?”

????蒋丽莎高兴地说:“我后半年就要美国去一趟,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去。”
Back to Top
TOP